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科研  学术交流

瞭望(2020年第51期 ):闽宁探路脱贫后协作


林学院   发布时间: 2020-12-29   信息员:

➤在宁夏历史性告别绝对贫困后,闽宁协作并未因贫困的终结而结束。闽宁两省区正瞄准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和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机遇,向着全领域、广覆盖、多层次的深度协作推进  

24年前,福建省派出第1批援宁干部工作队。时任领队张性魁回忆说,当时的工作重点是出钱出力打井打窖、改梯田、建校舍。

当扶贫协作的“接力棒”传递到第11批援宁干部工作队领队黄水木手中时,主要任务已经变为如何将福建先进的发展模式、发展理念应用到宁夏的经济社会发展。

24年弹指一挥间。福建和宁夏两省区因扶贫结下缘分已逾24载。作为我国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的典范,闽宁协作在宁夏脱贫攻坚历程中发挥着重要而独特的作用。

今年11月,随着最后一个贫困县西吉县脱贫出列,宁夏中南部九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西海固历史性告别绝对贫困。然而,闽宁协作并未因贫困的终结而结束,闽宁两省区正瞄准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和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机遇,向着全领域、广覆盖、多层次的深度协作推进。

从打造扶贫产品到培育产业集群

蘑菇、艾草、酿酒葡萄、塑料花……在闽宁协作推动下,一个个扶贫产品在宁夏落地生根,撑起当地贫困家庭增收希望。据统计,目前福建在宁夏中南部9县区和闽宁镇援建、共建了10个闽宁产业园,85家闽籍企业和扶贫车间吸纳4000余名劳动力。

近期记者在宁夏多个已“摘帽”贫困县采访发现,随着脱贫攻坚任务陆续完成,各地闽宁产业协作正提档升级,从之前初级产业帮助群众脱贫增收,逐步向延长产业链、打造产业集群、提升品牌效益转变。

肉牛养殖一直是西海固群众脱贫主打产业,而多年来当地肉牛产业却“只见牛不见肉”,品牌和附加值都非常低。2019年闽宁互学互助对口扶贫协作第二十三次联席会议上,福建融侨集团签约将投资10亿元在固原市打造肉牛生态产业园。

“农民育肥一头牛利润约2000元,而一头牛经过屠宰和精细分割后,可以分出100多个品相,利润达5000元。从收购农民饲草、肉牛,到深加工产品研发,我们将在当地培育一个肉牛全产业链。”融侨丰霖(宁夏)肉牛生态产业园负责人谢志强说,融侨集团已开始布局销售渠道、销售团队。

多位受访者表示,地处西北,宁夏不少产业面临着优质产品供给量相对较小、产品开发不够、带富能力较弱等问题,闽商在产业发展上已积累了一定经验、渠道等,闽宁深化产业协作正带动宁夏肉羊养殖、中药材加工、马铃薯加工等产业链条的加速延伸。

“第一次挂职的工作重点是‘两不愁三保障’,这次来主要关注扶贫产业在‘后脱贫’时代的高质量发展。”两次赴宁夏挂职的福建援宁干部张延能说。

从经济帮扶到全面借鉴

走进固原市政务服务中心大厅,33个无差别综合受理窗口一字排开,市民无论办什么业务,任意选择一个窗口都能受理,不用再“对号入座”。

固原市审批服务管理局副局长邢慧璧介绍,他们将福建多地政务服务模式对比学习、消化,并分三批组织全体审批服务人员到漳州、厦门跟班体验,最终博采众长形成“163”模式,“1”是实行“一门、一窗、一网”通办,实现申请办理便民化。“6”是推行“六多合一”审批机制,实现审批流程高效化。“3”是实行三项保障机制,实现审批服务人性化。“无差别一窗受理正是‘163’模式的亮点之一,这一模式对固原市政务服务和营商环境是一次跨越式提升。”

比政务服务模式更深层次的学习,是借鉴福建的发展理念和思路。固原市依托数十年生态建设成果,正在寻求实现“山绿民富”的最佳路径。可是当地虽然看准了问题,擘画了蓝图,但缺少实践经验。作为全国森林覆盖率最高、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位居全国前列的省份,福建再次向宁夏伸出援手。

福建农林大学校长兰思仁一辈子都在和树打交道。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因为水土流失严重、红土裸露,被称作“火焰山”,早在1991年兰思仁就是长汀县的消灭荒山指挥部总指挥。如今的长汀森林覆盖率达79.8%,成为福建最绿县份之一。

2018年,兰思仁接到了为固原生态建设、生态产业提供智力援助的新任务。他调研发现固原市降水量近10年来实现历史性突破,提出了“固原正在从干旱半干旱地区向半干旱半湿润地区转变”的论断,并依据这一论断规划生态建设和生态产业。随后,福建农林大学、福建农科院和固原市签订协议,帮助制定实施了一棵树、一株苗、一棵草、一枝花的“四个一”林草产业试验示范工程,34名福建专家先后扎根进行指导。

福建农林大学林学院教授张国防来到固原后发现一个怪现象,当地种了十多年的树,有的不但没有长高,反而矮了、枯了。凭借多年研究经验,张国防告诉当地百姓,树苗要用良种壮苗,树根不仅要沾泥浆,还要用生根剂、有机肥、保水剂等。

“种树就是挖坑浇水,还需要专门请一个教授?”当地群众一开始不以为然,不愿意用有机肥。张国防雇了十来个人盯在现场手把手教,后来树不仅种活了,而且比原来长得更好。大家这才明白,这个种树教授不简单。

截至目前,固原“四个一”工程示范点达到120个,面积259.29万亩。试验引种的苹果、梨、大果榛子等经果林,亩产值最低可达到9000元,相当于旱地小麦的25倍。

“固原从荒山秃岭到山清水秀,继而寻求山绿民富,这一路径和当年东山县很像。”曾任漳州市东山县委书记的黄水木说,脱贫后,我们要考虑做更多能支撑当地长远发展的事情。

携手融入新发展格局

随着宁夏历史性告别绝对贫困,宁夏对福建而言已不是简单的扶贫对象,双方面临着如何进行产业升级、培育新增长点的难题,以及如何抓住新时代西部大开发战略机遇,携手融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课题。

首先,受访专家认为,闽宁两省区要做足准备,为产业转移、市场要素循环大流通提供人才培育、资金援助和信息平台支持。以人才短缺为例,对不少“西进”企业家而言,西部地区劳动力素质不高是一大挑战。

其次,从产业升级、培育新增长点来看,闽宁双方的产业合作覆盖领域仍然以农业初级加工为主,需进一步拓展新合作领域。

黄水木说,脱贫以后,闽宁协作就要更加注重“提标扩面”。宁夏干燥的气候对发展大数据中心具有先天的成本优势,宁夏的地理位置是企业布局西北的优中之选,宁夏正努力建设的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也给福建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农业等行业的企业带来新机遇。

再者,在携手融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方面,闽宁不仅要借助双方发展势差畅通内部小循环,更要优势互补“1+1>2”,在更大的市场中有所作为。福建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晓斌建议,东西协作双方要深刻把握国内外产业链、供应链重构的大趋势,打通产业生产要素跨区域流动渠道,注重利用特色产业、成本优势和规模效应增强竞争优势,在实现协作对象内部小循环的同时,更深融入国内大循环。

(新闻来源:校主页网站)


 

 

版权所有:福建农林大学林学院 电话:0591-83706551